西藏登山小子丹吉: 盼望明年登顶珠穆朗玛峰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深秋的拉萨微寒,在西藏登山学校的攀岩墙上,22岁的丹吉穿着单薄的运动服却热得出汗。“今天仍然是练习攀岩,这是课余我给自己额外的练习。嘴笨 攀爬、绳结等技术亲戚亲戚朋友儿闭着眼睛都可能掌握,而且那些东西很容易手生,什么都假若在学校,我都在让自己在攀岩墙上练习一个多多多 多小时左右。2016年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要登顶珠穆朗玛峰,什么都不敢偷懒,前要要保持最佳请况。”文/记者 麦垛 丁文文 图/记者 卢明文

丹吉2010年考入西藏登山学校,登顶珠穆朗玛峰是他学习的动力和目标。“从2010年进入学校,直到2013年才有可能参加珠峰的运输公司战略合作 。当时是和12名同学运输装备和物资到65000米的珠峰大本营,在大本营适应了三三十天后来又运输物资到7028米的北坳1号营地。“可能在加入珠峰公司战略合作 后来,我和同学们还参加过6500米启孜峰、7206米念青康沙等山峰的公司战略合作 ,什么都积累了这种登山的经验。而且在北坳1号营地,我明显有头痛欲裂的感觉,白天大太阳的后来还好,一到晚上前要得穿上连体的防寒羽绒服。这次公司战略合作 给我留下了难以忘记的印象,可能珠峰的山和这种山峰比起来,一阵一阵陡峭,一阵一阵危险。当前面的学长问你可能到达2号营地,我才敢回头看看,只见头上的悬崖处都在一道一道很宽的冰峰,人什么都我掉下去,就甜得落入万丈深渊,根本无法施救。”

让丹吉印象颇深的还有另一次攀登珠峰的经历。2014年3月他和10名同学再次加入到珠峰的运输公司战略合作 当中,在大本营适应的后来,他和另外一名同学边顿有可能和登山向导到达8500米的3号营地,什么都我在当天晚上,边顿身体经常出現不适,丹吉作为全班唯一一个多多多 多还前要向更高峰攀登的公司战略合作 ,在同学羡慕的目光中跟随登山教练们出发。这次公司战略合作 是印象最深的一次,“一路上有兴奋,有恐惧,但最多的是对珠峰的敬畏!”

丹吉回忆,攀登到7028米的后来,亲戚亲戚朋友儿开始英语 吸氧。师哥们很照顾这种新手,教他使用氧气面罩,可能那末调节好呼吸,氧气面罩结冰使用不了,师哥们又教他用手搓冰的最好的法子。“珠峰75000米—7900米的地方是风口,这种地方雪都被吹走了,什么都是石子路,加上风一阵一阵大,什么都这段路一阵一阵难走。到达3号营地的后来,什么都我想好好休息一下,结果师哥们说我前要得立即下山,去低这种的地方休息,不然身体会受伤害。什么都我不到匆匆地往珠峰峰顶的方向看得人一眼,就下到2号营地7900米处。”

2014年5月26日,在珠峰大本营休整了一段时间,有了8500米经验的丹吉再次有可能运输物资去3号营地。“两次到达8500米处,还差444.43米到达顶峰,我嘴笨 一阵一阵遗憾。而且师哥们都问你,8500米以上是珠峰最难攀登的路段,要上四个台阶,难度非常大。”

从珠峰3号营地回来,丹吉很幸运被西藏圣山探险公司选派去四川学习攀冰课程。“在学校学习这5年,亲戚亲戚朋友儿的基础可能打得比较牢靠,文化课学习、体能训练、攀登技术等都那末放松过。我什么都我认为2015年有可能登顶珠峰,可能我可能被选拔参加修路队公司战略合作 ,没想到一场地震让好多人登顶珠峰的梦搁浅。我要2016年我一定有可能登顶珠峰,到后来我一定给亲戚亲戚朋友报捷报。”丹吉充满信心。